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關於格雷格-奧登,我想很多人並不陌生。每每提及這個力壓杜蘭特的狀元郎,大多數人會說“如果”,但是這個世界沒有如果,起碼在奧登的故事裡,奇蹟也並未發生。最近一個關於他的視頻,讓我再次看到了他,再次想起了令人哀傷的故事。

視頻中,奧登背著包、聽著歌自顧地走著,路上行人匆匆,他碩大的身軀在人群中依然顯得特別。一個滿頭銀絲的老奶奶突然走上前問他:“嗨,你打籃球嗎?”奧登取下耳機,摸著鬍子,溫和地回答道:“我以前打。” 老奶奶笑著說:“我可以擊敗你。”奧登報以禮貌的微笑,可是在那笑容裡我分明看出了無奈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面對老奶奶詢問其是否打籃球時,奧登的原話是:“I used to”了解奧登的人都明白這三個單詞背後發生的故事,而我第一次感覺到這三個英文單詞,聽起來是那麼得令人心酸。不過,奧登回答的其實很平靜。畢竟他早已經放下了,儘管無奈,卻不得不放下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2007年5月24日,布蘭登-羅伊代表開拓者抽中狀元簽,波特蘭人陷入了狂歡,畢竟上季他們就已經獲得了榜眼簽。但當時的波特蘭人料想不到,這個為他們帶來狀元奧登的男人,連帶奧登,在不久的將來都會在命運面前無奈的低下頭,這座城市深深的期盼也會隨之消散在嘆惜中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2007年的選秀大會,因為奧登和杜蘭特的存在,其他人黯然失色。而因為有奧登的存在,杜蘭特的光芒也被略去了一些。誠然,奧登的大學比賽數據是不如杜蘭特的,但更高的潛力,還是讓他在挑剔的球探那裡得到了更多的讚美。你們可能也都聽過這句話——選秀再來100遍,開拓者也會在第一順位選擇奧登,而不是杜蘭特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每一個進入NBA的球員,在一開始都會對未來充滿著希望,畢竟這個世界更多的人是樂天派。但當你經曆日復一日的黑暗後,沮喪、絕望、無助、落寞,這些情緒會悄無聲息地籠罩著你,奧登無疑體會過這些,在那段時光的每一個午後或深夜,他的思緒裡可能都充滿著哀傷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我們總是在他的故事看到受傷、傷病之類的字眼,以至於我們忘了他曾經是怎樣的存在。2007年的NCAA總決賽,諾阿和霍福德帶領佛羅里達大學成功蟬聯冠軍,但對面的大一中鋒卻肆虐了他們的內線,拿下25分12籃板4蓋帽。奧登徹底讓那些“杜蘭特也有希望成為狀元”的幻想破滅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大一時期奧登右手骨折,他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只能依靠不擅長的左手去打比賽。大學聯賽里,你就能看出他是一個多麼出色的防守者,面對後衛,他依然可以靠出色的橫移能力,緊跟對方步伐。他像一座擁有瞬移能力的大山,矗立在內線,讓那些試圖越過的人,無功而返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身高2米13,體重124公斤,臂展2米24,站立摸高2米85,禁區往返跑11.67秒,四分之三場地衝刺僅用3.27秒。足以震懾內線的身高臂展,足以匹配小個子球員的靈活和速度。除了硬件條件,人們也會將他的籃球智慧和詹姆斯、鄧肯放在一起比較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我說這些,不全是為了論證他的確值得開拓者的狀元簽,也不是為了讓後來發生的故事顯得更加讓人惋惜,我只是希望當我們再次談論他時,不只是提及那些該死的傷病,也可以想起他曾經是多麼的天賦英才和不可阻擋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NBA對於奧登更像是一場短暫的、並不美好的邂逅。82這個數字,對於普通球員來說是一個賽季的比賽場數,對於奧登來說,卻是在開拓者5個賽季的全部出場數。這是奧登的不幸,也是波特蘭的不幸。命運就這樣將他們玩弄於股掌之間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熱火時期的短暫停留,只是奧登在NBA最後的嘗試。當時我們還在調侃,他有可能比當時的杜蘭特更早拿到一個總冠軍,只是馬刺並沒有讓他實現這個願望,就像前一季和馬刺簽約的麥迪那樣,熱火也並沒有讓麥迪在生涯末期如願以償。可能這才是現實,命裡有時終須有,命裡無時莫強求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很多在NBA不得志的球員,能夠在CBA找到自己,奧登也擁有這樣的機會。可是長久的傷病,爬在兩個膝蓋上那觸目的肉龍疤痕,更重要的是他已經被傷病一次又一次擊打著的自信心,讓他沒能在這裡獲得新生。當江蘇肯帝亞男籃確認無緣季后賽,奧登的東方之旅在2016年1月31日也走到了盡頭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奧登喜歡偶爾喝杯酒,這是他在那些獨自康復,漫長等待的時光裡養成的習慣,人總得需要些其他東西去麻痺自己,才能暫時逃脫讓人無奈的現實。我說不出這是他脆弱的表現,畢竟那些痛苦我們並沒有經歷和承受,而是奧登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當我們呼喚著恩比德為大帝時,是否會想起這個稱呼曾經也屬於奧登。當我們看著與他同時期的球員還在聯盟打拼,尤其是當年位列其後的杜蘭特依然縱橫聯盟時,是否能想起奧登在做什麼?他可能在俄亥俄州立大學上課,或者在指導校隊年輕球員,又可能在某個不知名的比賽里,依然享受著籃球帶給他的樂趣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在2016年奧登回到俄亥俄州立大學後,接受一次採訪時,說過這樣一句話:我希望,它結束了。奧登在快速從天際落入塵埃,並在塵埃里歷經長久的煎熬後,終於妥協放下了。渺小的他,終究沒能鬥過命運這條惡龍。不僅是他,面對不幸的命運,大部分人都會束手無策。

當一位狀元說出“我以前打過籃球”時,你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

但是,這個在14歲時就有人說35歲的,面相老成的大傢伙,目前也不過30歲而已。生活不只有籃球,還有很多的糖果等待他去品嚐。可是,我卻依然相信他不會離開籃球,這個讓他受盡磨難,但又依然熱愛的籃球。不論怎樣,祝好。